viewthreadviewthread 惠 栋(惠定宇)先生墓 - 墓碑&行状 - 惠姓宗亲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本站已运行

惠姓宗亲网

搜索
热门搜索: 活动 交友 discuz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彩专题

惠 栋(惠定宇)先生墓

[复制链接]

627

主题

745

帖子

729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8
发表于:2016-7-2 15:30:12 11933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惠  栋(惠定宇)先生墓

    惠栋(1697年11月18日~1758年6月27日)清代汉学家。汉学中吴派(苏州学派)的代表人物。字定宇,号松崖,学者称小红豆先生。江苏元和(今江苏吴县)人。祖周惕,父士奇,皆治《易》学,三世传经,赞为一代佳话。
    惠松崖先生归藏于光福香雪海倪巷村边西南小桥头附近,旧志土桥头,今非。土桥头,村中过去的要道,今已覆于水泥路下。访谈中韦力言兴福寺,非,不知是否与旧木渎区尧峰山下兴福庵相混。《苏州史志资料选辑16辑·1987苏州近郊名人冢墓调查报告》:惠墓原有二亩余,现留墓冢一丘,墓后楼房已邻墓地,相距不过几米。地面原貌已废,民国重建。午后曲折访问未获,匆匆找到后,未能尽兴细究摄像,竢后追访、作文考证。李根源《吴郡西山访古记》三次寻访均不获,最后见惠氏后人才得三惠葬地,又《蛾术轩书录》载此事。我读书习惯本因私淑先生而来,今初见先生身后处,竟不知言当何叙,惟仰止其先导之功。陈黄中、王昶撰先生墓志皆载葬于东渚,而东渚与光福无涉,当是误以为与半农、砚溪先生同葬一处。郑朝晖《述者微言》未能说明。《蛾术轩》又载顾栋高有撰先生墓志,待查证。(豆瓣网:吴郡访古信征录2016.05.17-09.03)

QQ图片2016070215354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7

主题

745

帖子

729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8
发表于:2017-1-18 16:08:18 显示全部楼层

(王鸣盛)不承认与惠栋的师生关系

王鸣盛)不承认与惠栋的师生关系

野史戏说流毒西庄(西庄既王鸣盛清史学家、经学家、考据学家。字凤喈,一字礼堂,别字西庄,晚号西江)


    清人孙静庵的杂史《栖霞阁野乘》中有一则关于西庄的记载,名字叫《王西庄自掩其贪》,大意说:西庄在未当官之前,曾于某富户当教书先生。每次进富户的家门时,都会双手作搂物的姿势。有人问为什么,他说,我要把他们家的财旺气搂到自己怀抱里。而他当了官以后,“秦诱楚諈,多所干没”(即在别人诱惑唆使之下,捞了不少不义之财)。人又问他:“先生学问富有,而乃贪吝不已,不畏后世之名节乎?”王回答:“贪鄙与否不过一时的议论,学问却是千古之大业。我自信文名可以传世,等到百年后,口碑已没而著作常存,我的道德文章不是仍能流芳千古吗。”在《栖霞阁野乘》作者的笔下,西庄完全一副贪婪加无赖的小人嘴脸!

    这则关于西庄的短文流布很广。问题是,孙静庵的记载可信吗?我们知道,孙静庵是写野史、戏说、杂记等文学作品的,他的《栖霞阁野乘》,自己本身就承认是道听途说的野史。就在同一本书中,他还为我们记载了一个关于纪晓岚是“色情狂”的精彩故事:“河间纪文达公……一日不御女,则肤欲裂,筋欲抽。尝以编辑《四库全书》,值宿内庭,数日未御女,两睛暴赤,颧红如火。纯庙偶见之,大惊,询问何疾,公以实对。上大笑,遂命宫女二名伴宿。”

纪晓岚是不是“色情狂”,身子骨有没有这般健壮,是不是每天都要“御女”,甚至惊动了皇上来“帮忙”,茶余饭后,可以成为大家的谈资。显然,一笑而过之后,大家并不会信以为真。但为什么大家偏偏都相信了他那则关于西庄贪财的鬼话呢?主要还是西庄的性格,与时代不符、与大众相背。

    性格倨傲世所不容

    据载,西庄性倨傲,自视甚高。特别是在他的著作中,形之楮墨,辞气骄人,訾毁古人已嫌过。大家不能接受!

    比如,西庄看不起同辈学人,甚至不认老师。在那个时代,简直是大逆不道。

    江藩在《国朝汉学师承记·惠栋传》说,“……弟子最知名者……如王光禄鸣盛、钱少詹大昕……”按照江藩所说,西庄、竹汀都是惠氏的弟子,事实上,惠栋年长西庄25岁,完全可能是他的老师。但西庄在《十七史商榷》中却说:“亡友惠定宇、戴东原”,不承认与惠栋的师生关系。

    更可气的是,在《十七史商榷》中,西庄竖着食指叉着腰,动辄轻薄前贤,指骂了诸多前人。近代史学家陈垣在《书<十七史商榷>第一条后》说:“王西庄好骂人,昔贤每遭其轻薄,如谓刘向为西汉俗儒;谓李延寿学识浅陋,才短位卑;谓杜元凯剽窃;蔡九峰妄谬;又谓陈振孙为宋南渡后微末小儒;王应麟茫无定见……”陈垣所举,不过一钵饭中的数粒,若细察西庄的《十七史商榷》,还有大量被他骂过的倒霉蛋。此外,他还动辄骂传世史籍这段文章“妄谬如此”,那篇考据“无谓而可笑”,嘲讽作者“人生世上,何苦吃饱闲饭,作闲嗑牙……”

在封建社会,西庄的性格与社会主流格格不入,他无视经典,挑战传统,必然遭致社会主流舆论的谴责。被人杜撰绯闻、夸大恶行,便不足为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