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threadviewthread 惠瑶屏·滇剧艺术家 - 现代人物 - 惠姓宗亲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本站已运行

惠姓宗亲网

搜索
热门搜索: 活动 交友 discuz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彩专题

[⑧艺术表演界] 惠瑶屏·滇剧艺术家

[复制链接]

627

主题

745

帖子

729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8
发表于:2016-9-27 23:45:44 33937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惠瑶屏


hpy2.jpg



       惠瑶屏  女,云南昆明市人,1928年11月17日出生。云南省滇剧院二级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
       7岁开始学习唱滇剧,专攻青衣,15岁登台,先后从师于明文礼、高竹秋等滇剧老艺人。1950年8月参加昆明举办的第二期艺人讲习班。1951年分配到云南省滇剧实验剧团(现云南省滇剧院
)工作。
       1954年参加云南省第一次戏曲汇演大会,在滇剧《杨娥传》中扮演杨母,获演员三等奖。1979年参加云南省现代剧汇演大会,在滇剧《三改对联》中扮演老旦角色,获演员二等奖。在长春电影
制片厂摄制的第一部滇剧戏曲片《借亲配》中扮演元外婆。在中国唱片公司出版的唱片《断太后》中扮演李太后,后又又与云南音像出版发行社制作成盒式录音带发行。在云南电视台录制的电视剧《成语故事·掩耳盗铃》和兰州电视艺术中心录制的幽默故事系列电视剧《神机妙算》中扮演老旦角色。在全国各地音像出版社发行的《岳母刺字》、《杀狗劝妻》、《女探窑》、《杨门女将》、《尚香别宫》、《八珍汤》、《女盗令》等盒式录音带中扮演各种老旦角色。
     《中国戏曲剧种史丛书·滇剧史》一书中提到“现在的滇剧名老旦惠瑶屏,嗓音天赋好,声调较高,唱工娴熟,又有了新的成就。”
      主要生平事迹已收入《云岭巾帼名人录》。

14158R5nrVp_b.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7

主题

745

帖子

729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8
发表于:2016-9-28 00:21:08 显示全部楼层
谈谈解放前后滇剧几次灌片的主要情况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笔者常在昆明涌道街喝茶听滇剧玩友谈戏,在文庙内听专业余演员打围鼓清唱滇剧,我便趁空向解放前灌过唱片的滇剧名家周锦堂先生、筱兰春女士,以及一些熟悉此情况的玩友请教过此事。他们都曾热心地给我作了介绍,我还用心地记录下来,只可惜“文革”中化为灰烬了。后来在昆明三市街昆明市政建设公司打围鼓清唱,笔者又亲自访问过来串玩的云南省滇剧院的名家竹八音、殷质泰、彭国珍、戚少斌、吴三元、李少虞等先生,询问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灌片的一些情况;进几年,笔者又多次采访了昆明南风音响商店总经理范平及其家人、省滇剧院著名鼓师徐泽钧、滇剧名家王玉辉、莫宝华等先生或女士,询问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南风音响商店出资为滇剧灌片的一些情况;上世纪八十年代,笔者还与《滇剧史》的编者顾峰先生讨论过这方面的问题,并参考了他们的《滇剧史》等资料,现把我了解到的一些情况简要回忆出来,以供读者参考。

(1)滇剧第一次灌片情况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洋人发明的留声机已经先后传入京、津、沪、浙、苏、闽、粤、鄂等众多大城市和港口,云南昆明、个旧、蒙自、开远、建水、通海、玉溪、宜良等戏曲兴盛地区,从越南海防港进口,也有不少人家先后购买了歌伦比亚出产的手摇留声机和一些京剧、评剧、汉剧等唱片来听唱。如昆明羊市口并设有巴黎百代公司总代理处,销售过谭鑫培的唱片,昆明的《危言日报》上还刊登过“伶界大王遗响大唱片特别减价”的广告(见1918年4月该报广告);滇越铁路的河口、蒙自的蔓耗港等地均设有进口留声机的转运、批发和销售点,一些马帮都从那里驮运到各地销售给用户。后来,一些大剧种都先后录制了不少自己的地方戏在本地行销,势头很好,只是如我们云南等边远省份还缺如无着。面对此情况,善于经营和抓住商机的上海百代公司(法商经营)便来抢占云南这块经营阵地了。
  1935年冬,上海百代公司曾派代表张宜纶来昆与华乐唱片留声机商店经理罗翕(音xì)堂接洽灌制滇剧唱片事宜,因情况不熟悉,就去找新滇戏院经理王汉声和滇剧名票高竹秋等商量。经洽谈,初步选定滇剧首先要去沪录音的名角名票,商订了合同:灌制滇剧唱片,每面约三分钟,酬金法币十元(约二十块银圆);灌成唱片出售后,再抽版税百分之三。因当时昆明还无录音设备,就邀请滇剧名角李少兰、周锦堂,名票汪润泉、董竹君、董美堂(即笑卿),名琴师孙竹轩和场面彭幼山、惠彩臣等八人于同年12月,由张宜纶偕同乘滇越铁路火车至海防港,再乘轮船赴沪,百代公司负责来往旅费。他们到沪已经是1936年1月了,在沪休息、游览和熟悉了几天,还观摩了麒麟童(周信芳)等名家的戏,就着手灌了二十张滇剧唱片,由林之音以昆明话致介绍词。如:“上海百代公司特别邀请李少兰先生唱《春花走雪》……”云云。    在沪灌片成功之后,行销国内,滇剧声腔远播,一时颇受欢迎;三个月后,唱片到了昆明等主要城市,因乡音格外亲切,滇人更是争相竞购,一时成了云南乡亲谈论、争听和学唱的热门话题和景观。昆明等主要城市一些大的茶楼、酒店和公馆里,时常会听到和飘逸出李少兰的《春花走雪》、周锦堂的《五台会兄》等精彩的唱段……不少有钱人,不惜重金买来留声机和滇剧唱片尽情欣赏,并作为聚会和招待亲朋好友的大餐。许多业余票友和滇剧爱好者学会唱几段滇剧,或者跟着学操滇胡琴等乐器,也大多是从听滇剧唱片开始的。
(2)滇剧第二次灌片情况
   百代公司见滇剧唱片演唱水平很高,吐字清晰,唱腔动听,伴奏音乐很有特色,行销势头很好,有利可图,又急于1936年夏,由张宜纶带领技术人员携带器材设备来昆就地录片。他们租借兴仁街煤矿公司楼房作为录音办公地点,所聘请的名角名票比上一次更多。由于录制效果良好,成本降低,且行销日广,远及边疆小县都有了滇剧唱片的传播,因而百代公司又一再复制,获利甚厚。  
(3)滇剧第三次灌片情况
   由于滇剧唱片销路渐广,上海胜利公司(美商经营)见利心喜,也于1937年派英人蒲朗和译员阿三携带较先进的设备和技术人员来昆录片。他们租借崇仁街庾园南楼作为工作地点,并请新滇戏院经理王汉声协助,在与百代公司灌片不重复的情况下,广延滇剧名角名票,又集中灌制了一批唱片。有的名角当时因在外县演出,这次未能赶来,名旦竹八音去省外观摩、考察戏曲,王辅臣则因病游移不前,约期未能去灌片,故都没有留下遗响。除此以外,举凡当时滇剧的名角名票都曾参与灌片,从而为兴盛时期的滇剧保留了一大批可贵的声腔资料。现将这三次录制的滇剧唱片分类简介如下:
   (1)文武老生及红生唱片
    栗成之:《弦高救国》、《程婴救孤》、《斩李广》、《拜月赐环》、《捉放曹》、《磨房会》、《孔明拜灯》、《薛刚哭城》、《醉写黑蛮》、《北海祭祖》、《放葵生》、《打侄上坟》、《三娘教子》、《闹都堂》(与李文明合录)、《顶本章》(即《保国图》,与李文明、张吟梅、肖显臣合录)    郑文斋:《桃花宫》(即《斩黄袍》,与汪润泉、李少兰合录)、刘海清:《单刀会》、 李海云:《战万山》、周锦堂:《八义图》、《渡芦江》、《七星灯》、《马嵬坡》(与李少兰合录)、《骂金殿》、《斩黄袍》、《五台会兄》、《莲台收妃》(与董竹君合录)、《古玉杯》(与李少兰、挽君、汪润泉合录)、《四郎探母》(与李少兰合录)、《过吕庄》。挽君(高竹秋,名票):《哭祖庙》、《双投唐》(与李文明合录)、《斩经堂》、《阳河摘印》、《柳林丢包》、《武家坡》(与筱黛玉合录)、《新探亲》(与李海云,筱黛玉合录)    云何老人(江灿北,名票):《勾践回越》、《江东桥》、《集贤村》、《薛礼叹月》、《武昭关》、《射花云》、《封药王》。
古匡散人(李述武,名票):《古城会》、华级三(名票):《七星灯》、筱兰春(女):《下河东》、《二龙山》、《刘谌骂殿》、《五台下发》、《茅焦骂秦》、《哭桃园》、《二堂舍子》、《度牡丹》、《九华宫》(与筱黛玉合录)、《马嵬坡》(与张吟梅合录)、《武家坡》(与张吟梅合录)
   (2)小生唱片
    汪润泉:《吊潇湘》、《莺莺听琴》、《访白袍》、《二龙山》、《梅龙镇》(须生)、《荆柯墓》(与周锦堂合录)、《孙渊哭洞》(与挽君合录)、《志贞描容》(与李少兰合录)
   (3)旦角唱片
    李少兰:《春花走雪》、《宝玉听琴》(与汪润泉合录)、《江油关》、《春秋配》、《斩经堂》、《女盗令》、《女斩子》、《二堂释放》(与汪润泉、挽君、董竹君合录)、李桂兰:《昭君和番》、《雪梅吊孝》、《三击掌》(与李海云合录)      
、筱黛玉(女):《杀惜姣》、《祝英台》、《武家坡》(与挽君合录)、《玉蜻蜒》、《经堂杀妻》、《黛玉葬花》、《新探亲》(与挽君、李海云合录)、张吟梅:《黛玉悲秋》、《桃花泪》、《游赤壁》、《曹甫走雪》(与栗成之合录)、《马嵬坡》(与筱兰春合露)、碧金玉(女):《三清殿》、《江油关》、《雷神洞》、《志贞描容》、《宝玉听琴》、《抢雨伞》(与筱兰春合录)、张桂芬(女,票友):《擦脸认妻》、《莺莺饯别》、《陈姑赶潘》。董竹君(男,票友):《断桥会》、《盗二宝》、《游御园》、《骂金殿》、《重台别》、《柳木剑》(与李少兰合录)、《探寒窑》(与笑卿合录)、《薛尔望投潭》(与挽君合录)、王守槐(女):《玉堂春》
   (4)老旦唱片   
    笑卿(董美堂,名票):《太君辞朝》、《精忠报国》、《忠孝图》、《焚绵山》(均与挽君合录)、《春花走雪》(与李少兰合录)  
   (5)净角唱片
   王海廷:《铡美案》、《捆子上殿》、《斩铫期》、 李文明:《叹更夸将》、《洛阳斩单》、《五台会兄》、《三家店》、《铡美案》、《沙陀搬兵》(与筱兰春合录)、《二进宫》(与挽君、李少兰、肖显臣合录) 、《双投唐》(与挽君合录)、《闹都堂》(与栗成之合录)、这三次先后共录制了滇剧百余段代表唱段,均为78转速的紫胶制唱片,有的每种仅录一面,有的三四片连续。除丑角及武戏未录外,各种行当及声腔曲调基本皆备。这是滇剧发展定型后的声腔,体现了各种流派风格和唱腔特点。那时尚有前清驰名的老演员健在,并有一批爱好滇剧的名流票友,如云何老人江灿北、古匡散人李述武、华级三、笑卿(董美堂),挽君(高竹秋)等,也留下了较为古老的声腔。此外还有一批新秀涌现,如筱黛玉、筱兰春、碧金玉、张桂芬等,所以前后三代的老中青优秀演员都留下了他们宝贵的声响。这是一笔很宝贵的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滇剧资料与活教材,许多滇剧爱好者就是从听唱片培养了欣赏兴趣,从而学演唱滇剧,后来成了演员和票友的;也有一些业余戏班以唱片为依据,从而订正了自己的唱腔。这批唱片的录制,既体现了当时滇剧发展的新水平,同时也在群众中起到了普及推广的巨大作用。
  (4)滇剧第四次罐片情况
   滇剧第四次灌片当在解放后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至六十年代初(即公元1952—1962年),1952年西南区重庆戏曲汇演、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1956年全国戏曲汇演,1958年省委、省政府为云南十位老艺人祝寿,1961年抢救、挖掘、整理滇剧,等等。这期间,滇剧处于极兴旺发达时期,省政府还提出“两三年内要把滇剧搞上去”的口号,省文艺学校办得生机勃勃,全省共有二十四个专县有国营滇剧团,有不少县、镇还成立了专业余滇剧演出队,就连省外的四川会理、贵州兴义也成立了滇剧团,全省的滇剧从业人员当在万人左右,加上票友、戏迷,爱好滇剧的人当不下几十万人,要说观众那就无法统计了。这期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云南人民广播电台和一些地方台经常播放滇剧唱片和实况演出。诸如碧金玉、彭国珍的《秦香莲》,赵吟涛、戚少斌的《牛皋扯旨》,彭国珍、万象珍的《送京妹》、《借亲配》(此剧1962年还拍成电影),戚少斌、邱云荪的《鼓滚刘封》,赵吟涛的《碧玉簪》,万象珍的《烤火下山》,彭国珍、周惠侬的《斩黄袍》,何曼卿的《游御园》,等等。当时这些演出或演唱都翻录成密纹唱片出售,要用四速唱机来播放。后来,这一时期录制的密纹唱片都已被转换成盒式磁带,由云南音像出版公司、成都音像公司、湖北音像公司和昆明南风音响商店等经销,将在下面统一介绍。
   (5)滇剧第五次灌片情况
    滇剧第五次灌片当在粉碎“四人帮”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除了中国音像出版公司、云南音像出版公司等转录过去的密纹唱片为盒式磁带出售外,我们不能不提到一位录制滇剧、花灯等地方戏盒式磁带出售的具有远见卓识、战略眼光、历史意义和肯自我牺牲的有功之臣——昆明南风音响公司总经理范平先生。
   范平先生,1941年出生在川南隆昌县城,17岁时来到云南,曾在东川以礼河水电站当过水电工人,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开始从事诗歌创作,业余写过很多诗文在全国和云南有名的刊物和报纸上发表,后被《云南文艺》等刊物延聘为编辑,1995年初出版了自己的诗歌专集——《往事如金》,成为省内外都知名和有影响的诗人。1978年后他下海经商,从摆柜台出售音响资料、通俗歌曲开始,几年以后,便积累了几百万资本,在昆明武成路开设了“昆明南风商店音响总公司”,下设庆云街等八家分店,全省范围内建立了三百多个经销点,并与全国一百八十多家音像单位有业务往来,经销京剧和全国各地地方戏的上千种盒式磁带,成为国内外很有影响和知名度很高的音响商店。
   最难能可贵的是,范先生经商不是为了赚钱享乐,他的从商宗旨是要积累资金来“弘扬华夏优秀文化,突出边疆民族特色”。他除了为全国、全省诗歌的发展出力出钱,作了很多好事外,最值得称道的是由他投资,联合中国唱片总公司、上海音像出版公司、云南人民广播电台录制中心、云南省滇剧院、云南省花灯团等单位组织各方面的专业人员大规模地录制滇剧、花灯和民歌等磁带,由他的商店负责总经销。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港台、摇滚、爵士和流行歌曲已经被人倍加青睐,戏曲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和门庭冷落了,几百万元的投资,风险很大,范先生是完全心知肚明的,但他这位“儒商”公开拉明了说:“从商的目的是要兴文,是要拯救、弘扬和发展云南地方戏曲,自己义无反顾,应该把自己积累的资金拿出来花在有意义的事业上。”于是,他便毫不犹豫地拍板邀请上海音像出版公司等技术先进的单位来协助和经办此项艰巨而重大的工作。经过五、六年不懈地努力和苦战,该商店先后完成了解放前三次所录绝大部分唱片的汇集转换工作,制成盒式磁带《滇剧大观》共十三集出售,其中有的还是解放前百代公司等录制,并保存在上海仓库里还未出版过的唱片,计有名家、名票的唱段一百零八段;录制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尚健在的、有代表性的滇剧名家、名票的连台本戏和折子戏六十多盘;录制了八十年代中期尚健在的花灯名家、名票的连台本戏和折子戏三十多盘,以及云南一些著名歌唱家的演唱磁带;此外,该公司还从全国进口了几乎所有京剧、各省地方戏的录音磁带等来滇销售,满足了不同爱好者的需要,极大地推动了云南戏曲事业的交流、兴旺和发展,受到了许许多多省内外城乡戏迷、票友、专业演职人员,甚至港澳台戏迷同胞的热情夸赞,很多国内外的戏曲爱好者有的是亲自光临购买,或委托省内的亲友代购和直接邮购的。那几年,南风商店一有新的戏曲磁带出售,就会看到门外排着长队购买,有时简直是门庭若市。当时仅《莫宝华滇剧唱段选》就销售了几万盒,花灯剧《七妹与蛇郎》就销售了三十多万盒,创地方戏曲盒式磁带销售量的可观记录。
   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不少滇剧、花灯名家、名票已经逝世,当时若没有范平先生出资录下他们宝贵的音响资料,今天要想再录也就来不及和根本不可能了;解放前三次所录的老蜡盘早已过时(甚至还未出版过的),若没有范先生出资抢救,跟上时代的先进技术和需要,那么这些极为宝贵的滇剧音响资料也将毁坏殆尽。今天,我们还能听到这些很有意义的磁带,学习、总结前辈艺人优秀的唱腔,继承这些无形资产,不断地传给下一代,这不能不归功和感谢范先生的远见卓识和巨大功劳,而且他所做的这项工作随着时间和历史的推移,其意义将越来越深远,越来越重大。今后(其实是时不我待了),有些人想到和考虑到,我们有条件要搞滇剧、花灯音配像时,也不能不借重范先生当年所投资录下的这些磁带来完成、来实现,以便留给子孙后代,不让滇剧灭亡。如此说来,范先生虽然为录制和出售地方戏磁带而搞得倾家荡产,但他对云南地方戏的贡献、功绩和历史意义是很了不起的,永远值得人们称道和怀念!他将在云南戏曲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现把笔者收藏的、南风音响商店当年录制的绝大部分云南地方戏磁带开录于下,以供读者参考:

花灯剧原版磁带收藏目录

《双接妹》(袁留安等)、《闹菜园》(李湖云)、《锤金扇》(王玉霞)、《状元与乞丐》(张琼华等)、《闹元宵》(张琼芳、潘玉华等)、《梁祝恨》(李开福)、《匡胤打枣·开财门》(李开福、马玉洁、袁留安等)、《老海休妻·破十字》(张琼华、史宝凤)、《巧姻缘》(潘玉华、余彦民等,上下本)、《云南花灯选》(袁留安、史宝凤)、《七星桥》(李宗伟、张琼华)、《云南花灯大联唱》(袁留安、史宝凤等)、《打花鼓》(袁留安、夏曼迁)、《玉药瓶》(袁留安、夏曼迁)、《三访亲》(何瑞芬、余彦民等)、《三婆媳》(玉溪花灯,上下)、《莫愁女》(何瑞芬、潘玉华等,上下)、《小放羊》(李开福、蒋丽华)、《包二回门·刘成看菜》(张惜荣、马玉洁等)、《破四门·打鱼》(史宝凤、李宗伟)、《袁留安花灯集》、《传统花灯音乐》、《花灯小调》、《蟒蛇记》(潘玉华、何瑞芬等,上中下)、《啼笑姻缘》(何瑞芬、汤亚清等,上下)、《红葫芦》(史宝凤、张兆祥)、《二愣子招亲·五里亭》(门兰芬、张琼华等)、《游庵》(袁留安、蒋丽华)、《半把剪刀》(张琼芬、潘玉华等)、《云南花灯伴奏带》、《花灯艺术唱腔选》(袁留安、史宝凤),等等。

滇剧原版及部分转录磁带收藏目录

《莫宝华滇剧唱段选》、《重台别》(王玉辉、莫宝华)、《千里送京妹》(小八音等,上下)、《大登殿》(小八音、唐朝观等)、《彭国珍、小八音唱腔选》(中国戏曲艺术家唱腔选76集)、《空城计》(彭国珍等)、《江油关》(唐朝观、周惠侬)、《女斩子》(小八音、唐朝观)、《抢雨伞》(周惠侬、唐朝观)、《杀狗劝妻》、(周惠侬、唐朝观)、《牛皋扯旨》(赵吟涛、戚少斌)、《沙陀国》(戚少斌、赵少良、陈荣生)、《盗二宝》(吴凤仙、明震云)、《春秋配》(王玉辉、赵友琴)、《拷红娘》(王玉辉、赵友琴)、《霸王别姬》(王玉辉、戚少斌)、《尚香别宫》(王玉辉、惠瑶屏)、《三祭江》(王玉辉)、《擦脸认妻》(王玉辉)、《武昭关》(王玉辉)、《鸿雁传书》(王玉辉、向楚臣)、《度牡丹》(王玉辉、唐朝观)、《春花走雪》(王玉辉、哈咏天)、《描容起程》(王玉辉、孙国贤)、《三娘教子》(王玉辉、刘菊生)、《空城计》(刘菊生)、《别汉宫》(王玉辉)、《三打王英》(戚少斌、莫宝华)、《女盗令》(王玉辉、杨茂、陈婷云等)、《庵堂认母》(王玉辉)、《打神告庙》(陈婷云)、《马房放葵》(莫宝华、孙国贤)、《滇剧唱腔精选》(王玉珍等)、《武昭关》(李祖云、耿佩芳)、《清风亭》(明震云、韦琼珍)、《击鼓骂曹》(唐朝观、李少虞)、《大斩子》(孙国贤)、《五台下发》(明震云、李祖云)、《花仙剑》(张庆樱等)、《莺莺哭宴》(张庆樱)、《骂金殿》(彭国珍、张庆樱)、《幽会放裴》(耿佩芳、周兴国等)、《滇剧乐曲精选》、《四九问路》(周惠侬、阮光宗等)、《贺后骂殿》(杨佳美、陈荣生)、《顶本章》(廖鹏、闻百祥、付云尧等)、《五台会兄》(彭国珍、戚少斌)、《栗成之、汪润泉、李少兰、李文明唱段选》、《哭祖庙》(李廉生)、《八郎回营》、《乔子口》(王玉珍)、《二进宫》(彭国珍、戚少斌)、《二龙山》(莫宝华)、《探寒窑》(小八音、惠瑶屏)、《罗成叫关》(莫宝华)、《武家坡》(陈爱华、孙国贤)、《斩黄袍》(彭国珍、王少培、周惠侬)、《宝玉听琴》(莫宝华等)、《王彦章跑滩》(戚少斌)、《秦香莲》(碧金玉、戚少斌、彭国珍等,上中下)、《哑女告状》(王玉珍、余孝福等,上下)、《八珍汤》(王玉珍等,上下)、《九华宫》(周惠侬、唐朝观)、《借亲配》(小八音、彭国珍)、《荷花配》(小八音、唐朝观)、《血手印》(张庆樱、余孝福等,上下)、《斩窦娥》(吴凤仙)、《拜狱神》(马琼芳)、《碧玉簪》(孙国贤、罗仁芳等)、《桃花泪》(张庆樱、段琼焕)、《桂英打雁》(段琼焕等)、《闹都堂》(陈荣生、付云尧、阮光宗)、《岳母刺字》(惠瑶屏、孟培宗等)、《滇剧大观(1)》(栗成之、李文明等)、《滇剧大观(2)》(云何老人唱腔选)、《滇剧大观(3)》(李文明唱腔选)、《滇剧大观(4)》(李少兰唱腔选)、《滇剧大观(5)》(汪润泉唱腔选)、《滇剧大观(6)》(周锦堂唱腔选)、《滇剧大观(7)》(栗成之唱腔选)、《滇剧大观(8)》(张吟梅、张桂芬唱腔选)、《滇剧大观(9)》(挽君唱腔选)、《滇剧大观(10)》(董竹君唱腔选)、《滇剧大观(11)》(筱兰春唱腔选)、《滇剧大观(12)》(筱黛玉、碧金玉唱腔选)、《滇剧大观(13)》(王守槐、王海庭等唱腔选)……此外,笔者尚有《八义图》(彭国珍演唱)、《打鱼收子》(碧金玉演唱)、《吊潇湘》(莫宝华、陈婷云演唱)、《三击掌》(万象珍演唱)、《斩韩信》(李廉森演唱)、《杜十娘》(万象珍演唱)等未买到或已损坏。

云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 张在云收藏

公元2009年6月16日 清理,核正

联系电话:0871—5031061

说明:本文原刊登于2006年第3期《春城文化》,现补充了收藏目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7

主题

745

帖子

729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8
发表于:2016-9-28 00:27:07 显示全部楼层
admin 发表于 2016-9-28 00:21
谈谈解放前后滇剧几次灌片的主要情况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笔者常在昆明涌道街喝茶听滇剧玩友谈戏,在文 ...

    1935年12月邀请滇剧名角李少兰、周锦堂,名票汪润泉、董竹君、董美堂(即笑卿),名琴师孙竹轩和场面彭幼山、惠彩臣等八人于同年12月,由张宜纶偕同乘滇越铁路火车至海防港,再乘轮船赴沪......
   
    谁能找到惠彩臣的生平简介?请上传资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7

主题

745

帖子

729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8
发表于:2017-3-27 08:49:19 显示全部楼层
滇剧;岳母刺字.惠瑶屏.孟培宗.王玉珍演唱
http://www.hxzq.org.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89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